国通世纪赵东锋:从智能手机到物联生活,我们从未忘记初心

赵东锋,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江苏盐城智能终端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深圳市国通世纪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江苏峰汇智联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从事通信行业17年。作为在中国的通信电子市场从功能机时代到智能机时代的经历者、见证人,赵总不仅对中国移动通信领域的变迁有着自己的感悟,也对通信行业有着颇为深刻的认识。本次,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就对赵总进行了专访。 

记者:您好,赵总,请先介绍一下您的经历吧。 

赵东锋:我是从2000年就开始涉足手机行业。2000年6月大学毕业后进入宁波波导股份有限公司从事研发工作,后来又相继做了项目管理和品质管理工作。从技术工程师做到公司高管,直到2006年底,才离开波导,来到深圳创业。2006年的时候,深圳已经开始有了手机行业发展的萌芽,但那个时候深圳手机市场是以山寨模式为主。当时我来到深圳,在朋友的帮助下创立了自己的手机研发方案公司。从2006年到2011年间,主要是赶上了三码机和五码机的市场机遇,从2012年开始,公司着重服务品牌客户,包括海外客户。早些年手机方案公司会比较好做,但是竞争也很激烈,不下几百家手机方案公司在行业里争夺客户和市场,很幸运的我们也赶上了那个时间段,经历了那个蓬勃发展的过程,再加上我们在工作中比较务实,稳扎稳打,就一步一步成长到现在的规模。从2014年开始,手机方案公司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开始规模化和品牌化。以前行业里有几百家的方案公司,现在也就仅剩下几十家。经过了市场的洗牌后,我们算是成功的生存下来了。但坦白说,我们认为自己做的还不够,我们还要跟华为、OPPO等企业学习,还需要继续投入资金和培养人才用于长远发展,公司于2015年初成立智能穿戴产品研发事业部、物联网(IOT)事业部。我心中的目标就是要把智能终端研发公司做大做强,为业内企业和国内外品牌客户提供优质的技术解决方案。 

记者:我们知道2016年,整个手机产业都面临着所谓的“寒冬”,您是怎么理解这个行业“寒冬”的? 

赵东锋:我个人认为从2015年开始,手机行业就开始不景气了。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整个行业的整合和洗牌,抛开手机和互联网不谈,其实各行各业在2015年开始都发展的不是很好,这跟国家大的经济形势也有一定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国家也开始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一些中小型企业开始积极寻找新的增长点和着力点,让企业有度过“寒冬”的能力。而大企业的做法往往是缩减规模或暂停扩张,因为人工成本的增加,利润率的下降,竞争加剧等问题导致企业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所以传统手机行业里无论是自己做品牌运营的公司、OEM/ODM厂商还是纯生产制造的企业,都不敢盲目的扩大规模。而在珠三角地区,人工成本,场租成本,运营成本都持续增高的情况下,导致企业更难生存。从去年开始,很多生产制造类的企业面临着倒闭的窘境。由于深圳手机行业的从业人员和企业相对比较多也比较集中,所以这个“寒冬”造成的对手机行业的影响可能就会更明显一些。 

记者:您认为想要度过“寒冬”的企业应该具备哪些必要的素质? 

赵东锋:一个好的企业想要在环境日益恶劣的情况下能够持续经营甚至做到更大的发展,我个人认为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我把它归结为“三个化”:分别是品牌化、国际化、规模化。 

品牌化:目前国内市场,一线品牌已经占据了超过80%的市场份额,像我们熟知的华为、OPPO、步步高、小米、魅族、金立等,他们的产品都具有很好的品牌价值,质量过硬,价位合理,价格区间覆盖了高中低三个档位,这令消费者的选择余地更大。消费者购买产品的时候更关心品牌的价值和性价比。所以作为一个业内人士来判断,我认为企业的品牌化经营是国内市场今后的一个趋势。中小品牌只能在差异化市场和专业市场找到自己的定位,而一味的低价策略是没有机会的。

 国际化:国际化指的是市场和渠道走向海外,国产手机企业做海外市场其实也走过了10年的历程。从2006年开始,深圳制造的手机,就已经大量出口到东南亚,迪拜,非洲这些国家和地区,这些出口的产品其实没有什么品牌价值,多数都是延续了华强北水货和山寨的做法,出货量很大,但是还是低价竞争的手段。如今的海外市场跟之前有了很大不同,也开始注重品牌化模式,每个国家当地企业的品牌知名度和规模都越来越多的体现出价值,虽然那些品牌在本土还不能研发和生产,但是到中国来选择OEM/ODM合作的需求越来越多。而前些年那种通过水货渠道出口和山寨模式销售的情况,在海外也已经逐步被淘汰了,最明显的是迪拜作为手机出口的贸易集散地已经没什么优势了。另外中国的本土企业在海外运营品牌的企业会越来越成功,比如华为、TECNO、OPPO、中兴、TCL、金立、小米等品牌已经在海外市场已经取得了骄人的业绩,在某些市场甚至已经超越了苹果和三星等国外品牌。 

规模化:作为一个好的企业,一定要有好的团队,完善的制度,完备的组织架构,长远的战略规划和优秀的上下游合作伙伴,这也是今后的一个发展趋势。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以前的那种十几个人的团队就能做手机集成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了,尤其是现在各大厂商都朝着规模化、集中化的途径去发展的时候,小企业的生存空间就越来越小,甚至没有空间了。 

记者:您认为智能手环、智能手表这样的智能硬件有发展前景吗?

 赵东锋:智能硬件现在被更多人越来越多的提及,这是好事情,因为传统互联网时代已经步入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和物联网时代,而在这个阶段能够承载物联网和大数据平台运营的基础就是智能硬件产品。所以个人特别看好智能硬件的技术发展和创新。关于智能穿戴领域,我们公司两年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了。我认为虽然智能穿戴设备和智能手机都属于电子消费类产品,但是它们有着较为本质的区别。智能穿戴设备其实并不是刚需产品,它的用户群体可以分为时尚类和特殊人群两大类。比如,成人智能手表手环、儿童定位手表或针对老年人的智能健康手表,还包括医疗领域,物流行业,户外及运动领域等方面的各类人群。我认为,智能穿戴类产品如果要在整个行业内形成价值,就要在规划和设计产品的时候就要找到用户真正的痛点在哪里,精准定位。传统的手机产品可以靠低价占领市场并形成规模性销售,但是穿戴设备依靠这种模式是一定不会成功的。这是智能穿戴类设备企业提供商一定要形成的一种行业共识。虽然智能穿戴设备的前景比较好,但我们需要清楚的认识到智能穿戴设备的市场容量是有限的。很多企业开始盲目的转型做智能穿戴设备,我个人不建议这么做。只有对品牌定位和市场定位很清晰,有产品营销有很好的想法的企业,并且是注重生态培育的企业也,瞄准穿戴产品的细分市场,并全力以赴做出精品,作出有用户价值和用户体验感的产品才可以取胜。那些把穿戴产品按照手机的传统营销模式去做的企业往往很难成功。

 

记者:您是怎么看待手机和物联网之间的关系的?

 赵东锋:物联网这个概念其实很早就提出来了。但现在还有很多人不太理解物联网这个行业具体是做什么的。用一句话总结就是“万物互联”。我们使用的手机也属于物联网设备。基于硬件联网再结合互联网技术、大数据技术和云计算技术,达到智能化的远程数据采集和远程交互并且实现大的物联网生态圈。所以说物联网是个大行业,是一个全行业的渗透,手机是大物联网中的及其微小的一个部分,但是这一部分也是不可取代的,很多的物联网产品和应用都是离不开手机端的APP来进行交互的。总之,从相关行业报告对未来趋势的判断,未来的物联网设备的数量可能会达到千亿级的规模甚至更大。 

记者:您是怎么看待VR/AR领域的? 

赵东锋:对于VR/AR领域,首先要肯定的是,VR/AR技术是一个好东西,同时也是一个新兴的市场,但是它的市场保有量不会有手机那么大。我个人觉得这种设备的应用场景是有局限性的,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一款VR/AR设备,不像手机那样可以人手一部甚至多部。目前,我个人仅认为它是一种非常好的休闲娱乐产品,有一小部分用户群体会购买,但它也不是刚需产品,所以市场容量并不会井喷式的增长。现阶段国内VR/AR市场的产品又是鱼龙混杂,产品价格从几十元到几千元的都有,所以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就像无人机市场一窝蜂的企业杀进去做,结果亏损居多。另外我觉得VR/AR领域的发展,还需要有配套的内容制作商的大力参与,只有全民都进入3D甚至5D时代,VR/AR才会引来真正的春天。现在的一些中小企业做出来的产品,不但质量和性能达不到用户想要的效果,也实在是无法引领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记者:听说贵公司近期在产业转型升级方面也有动作,在盐城布局了新的智能终端产业园,能谈谈您是怎么考虑的吗?为什么选择了盐城? 

赵东锋:我们刚才也有提到,从2015年开始,整个行业进入了“寒冬”,成本高,利润率低很多企业都在艰难运营。这种现象在珠三角地区尤为明显。成本的增长导致企业经营的压力和风险越来越大。而从2015年开始,内地城市到珠三角地区招商也越来越多,中原城市郑州,西部城市重庆,贵州遵义、六盘水、贵安新区,东部的江苏盐城,安徽,广东周边的江西,湖南,广西等地。而我们国通世纪最终选择了江苏盐城,这也要感谢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把旗帜插到了盐城。盐城的城市名片是:“一个让人打开心扉的地方”,在去年的五月,由手机协会孙文平会长带队,共有70余家深圳手机行业的企业家代表前往盐城考察,考察期间盐城的良好形象给了我们很好的印象。当时在研讨会上我总结了对盐城印象的五个好:空气好、环境好、城市规划好、领导班子好、投资环境好。后来在手机协会和盐城市及盐都国家高新区领导们的感召下,最终我们决定落户盐城。经过整整一年的发展,盐城智能终端产业研究院已经初具规模,并且已经有三十余家企业开始投产运营并即将竣工投产。在此期间手机协会还协同盐城市政府在盐城国家高新区成立了“智能终端产业研究院”,旨在打造华东地区最具规模的智能终端产业集群基地。本人因为从业经验比较丰富,被任命为执行院长。希望能够对盐城的产业发展和未来发展趋势起到一个引导和帮助的作用。

 记者:您对今后在盐城的产业有什么样的期望? 

赵东锋:我们在盐城的企业是江苏峰汇智联科技有限公司。我们的企业是属于技术主导型的企业,我们也希望通过技术研发和整机研发来带动产业链的发展。目前我们计划总投资在两亿元,征地自建四万五千平方米的研发楼和厂房,投资建设月产能200万台以上的自动化产线。项目建成后可提供500人以上的研发岗位和超过3000人的工厂用工岗位。对当地的产值贡献预计每年要做到十个亿,再加上上下游供应商的产值,预计做到年产值在二十亿元以上。此外,我们通过企业自身的努力并结合政府的扶持,我们将在未来的几年把峰汇智联打造成一个优秀的科技企业,并有机会进入资本市场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同时对于盐城的智能终端产业整体的发展,政府的目标是在未来三年能聚集一百家以上的产业链配套企业,并实现千亿产值规模。这样的目标对于我们这些落户盐城的企业来说将是非常利好的消息。从研发、设计、制造、测试、服务等各个层面,都达到了产业级的大融合。对于人才引进、控制成本、产业配套、便利交通、便捷物流、生活配套都形成了一个很好的生态圈。所以我们对盐城的智能终端产业大发展充满信心! 

记者:感谢您接受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的专访 

东锋:谢谢。




文章来源:http://www.ci800.com
中通网微信
上一篇 <:
下一篇 <:
返回顶部